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士子風流

第六十章:手眼通天

士子風流 |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 更新時間:2019-10-12 17:52:3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顧少寵妻太甜蜜大佬寵妻不膩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聽了知府大人的一席話,滄學正臉上掛著笑,只是這笑容僵硬又帶著一抹尷尬,心里早已亂成了一鍋粥,他身為學正,乃是一府生員的師長,那些在冊的生員見了他,哪個不要恭恭敬敬地行禮喚他一聲‘滄老師’。只是這堂堂七品清流學正,風光卻是不再,身軀瑟瑟發抖,看向知府大人的目光又敬又畏。

  袁知府微微一笑,道:“不過就算有弊案,想來也不是滄學正泄漏,本官聽說,錢塘王教諭和你是同鄉,你是不是說漏了什么嘴?這王教諭和某些童生關系可是不淺哪,罷了,不說這個,為了給滄學正正名,還滄學正一個清白,本府自要將此事徹查到底,滄學正可否愿意與本府一道過問此案?”

  滄學正聽說袁知府要過問,臉sè煞白,只覺得昏天暗地,差點要暈過去。

  他身為主考和一府學正,無論是誰泄漏了題,又或者有沒有弊案,可是一旦過問,這就坐實了他的失職之罪,這罪可大可小,輕則前程喪盡,重則罷官,就算是上頭有人為他周旋,只怕這一輩子也完了。

  他和袁知府不一樣,他是清流出身,前程錦繡,想不到今rì竟栽在這yīn溝里有苦說不出。

  深吸一口氣,滄學正對袁知府更加恭敬了,顫抖著嗓子道:“下……下官從命。”

  袁知府長身而起,自有一番威嚴,板著臉道:“來人,將外頭領頭喧嘩之人帶到正堂,聽候本府查問。召集三班差役,聽候調遣。”

  整了衣冠到了正堂,袁知府坐上首案位置,眼眸微微掃視了一眼堂下,便看到幾個讀書人以張書綸為首在三班差役威嚴目光下坦然進來,這些人恭恭敬敬地朝袁知府行禮,口稱:“老大人萬安。”

  只一句萬安,讓差役們的氣勢頓時弱了不知多少。

  尋常在公堂上,人家都是高呼大老爺或青天父母,人家一句老大人,既表明了大有來頭,至少也是士紳人家,后頭那萬安二字竟還隱隱透著一股和知府大人有些關系的意思。

  國朝禮儀千變萬喚,不同的人不同的地點所說出來的話都帶著許多意味,絕不是信口就能胡說,一旦說錯了話,輕則被人呵斥,若是換在這明鏡高懸的公堂之上,只怕還要打一頓板子不可。

  袁知府含笑道:“爾等,本府倒是認得,原來都是本府有功名之人,來,坐下說話。”

  這已經不像是審案了,倒像是嘮家常。

  滄學正冷汗直流,他一直在幻想,幻想這些鬧事的刁民最后無疾而終,可是看看人家的架勢,不但是有備而來,而且似乎還是串通好了的。他猛然醒悟:千錯萬錯都是錯在我的身上,知府大人請我主考,我一時得意忘形,居然在放榜之前都沒有知會一聲就貿貿然放出榜去,想必是因為這個名目,這知府借故來敲打我。惜乎,惜乎,我二甲及第,莫非要栽在這么一個小小疏漏上?

  他偷偷地去看袁知府,卻見袁知府臉sè一板,再不見方才的慈和,大喝一聲:“堂下何人。”

  張書綸欠身:“末學張書綸。”

  另一個道:“后進王康。”

  “門下趙通。”

  最后那個自稱門下的,想必是幾年前的府試生員,那時候是袁知府主考,這袁知府自然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此人的座師,稱呼一聲門下雖然有套近乎的嫌疑,但總有幾分刻意親近的意思。

  袁知府瞇著眼道:“爾等何故帶頭在衙外喧嘩?可知道,無故沖撞官府乃是重罪嗎?”

  張書綸瀟灑地作揖道:“不瞞大人,據聞此次府試有人作弊,學生身為本府秀才,不平則鳴。”

  “好一個不平則鳴。”袁知府冷笑:“你竟這般說,可有什么證據?”

  張書綸道:“疑點有三,其一:這徐謙乃是賤役出身,原本并沒有考試的機會,這樣的人能粗通幾本經典就不錯,何故一旦有了縣試卷的機會,卻是一路過關斬將,先是縣試第一,此后又是府試第一,這里頭,難道會沒有貓膩嗎?”

  坐在一旁的滄學正忍不住了,道:“這也算證據?知府大人教化有方,治下之民便是賤役也能jīng通經典,這是好事。”

  袁知府不露聲sè地看了滄學正一眼,沒有做聲。

  張書綸笑道:“學正大人說的也有道理,可是學生也是讀書之人,圣人經典何其難也,若沒有十年之功,誰敢奢言jīng通二字?知府大人固然是教化有方,可是事有反常即為妖,一個賤役之子突然去了賤籍,卻是連中縣試、府試,這若是說出去,又有幾人相信?此子就算是神童,只怕也有些牽強。”

  滄學正冷哼,倒是再想反駁一句,卻看知府大人臉sè拉下來,只得暫時忍氣吞聲。

  張書綸又道:“其二:那徐謙與錢塘蘇縣令關系莫逆,學生打聽過,此人的表字竟也是蘇縣令賜下的,而這徐謙投桃報李,竟是拿出兩百兩銀子出來贈予蘇縣令,此后此子一帆風順,很快便點了縣試第一,這里頭,誰又敢說沒有貓膩?”

  張書綸故意不說徐謙拿了銀子是去給錢塘縣修繕縣學,卻只說送了兩百兩銀子,足以給人極大的誤導了。

  袁知府冷著臉道:“此事當真?”

  張書綸道:“學生豈敢信口雌黃,千真萬確。其三,府試的考卷已經抄錄出來印刻成冊,供府內學子觀看,學生卻是發現,這徐謙的對句和文法,竟與學正大人有頗多巧合之處。滄學正主考之事,在開考之前并未泄漏,何以這徐謙縣試的文法與府試的文法竟有天囊之別,而恰好對了滄學正的胃口?因此學生妄測,這徐謙定是有‘貴人’相助,不但有人泄漏了府試的變故,更有甚者,連這考題也早已泄漏了出去。”

  這一句句雖是捕風捉影,可是殺傷力卻是極大,滄學正駭了一跳,這分明是說自己泄漏了考題,泄漏考題就是舞弊,這等事極為嚴重,甚至有獲罪的可能。滄學正擦了額頭上滲出來的冷汗,怒道:“一派胡言,你自己也說這是妄測,憑這些就敢糾集讀書人在知府衙門鬧事?”

  張書綸微笑抿嘴,并不去看滄學正,目光卻是落在袁知府的身上,好整以暇道:“雖有妄測之嫌,卻也未必沒有舞弊之實,國家掄才大典絕不能掉以輕心,既有這么多疑點,為何不能徹查?”

  袁知府頜首點頭,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驚慌失措的滄學正一眼,漫不經心地道:“滄學正怎么看?”

  滄學正畢竟沒有見過什么大世面,或者說他這清流官做的太過愜意,平時太過疏忽,此時意識到問題嚴重,已是六神無主了,忙道:“此子含血噴人,心懷叵測,還請大人明斷。”

  袁知府撫掌道:“好一個明斷,既然明斷,那就該查個水落石出,唯有如此才能證明滄學正的清白,堵住這些人的悠悠之口。來人!”袁知府面無表情地道:“立即請府學生員徐謙到堂,本府要親自把事情問個清楚。為了以正視聽,讓糾集在外頭的讀書人一并放進衙來旁聽罷!”

  滄學正臉sè煞白,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被人聯手坑了,袁知府這樣的人若是沒有底氣,怎么可能拿府試舞弊這樣的大事來做文章?

  此時一班快吏聽命,蜂擁而去。
士子風流最新章節http://www.ukmxtz.live/shizifengli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別懟我,顧先生!末世重生之涅槃游戲王之削血之王別惹腹黑狂妃快穿步步成神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傾世小毒醫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噠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