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十宗仙王

第二十一章 血禮之封

十宗仙王 | 作者:華雨城 | 更新時間:2019-05-29 02:04:4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贅婿當道 、詭秘之主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第一序列 、修真聊天群 、圣墟 、元尊 、都市之最強狂兵 、都市絕品仙醫
十宗仙王最新章節!

  雷震和北凌同時愣住了,洛辰敗的這么徹底,荊南卻將他收為徒弟。

  “你們看哪里”石海指了指那柄躺在角落里的破鐵劍,道:“那柄破劍!

  雷震跑到破劍的邊上,蹲在哪里看了起來,驚到:“天吶!劍尖上有一縷紫色的獸皮衣!”

  北凌也忍不住跑過去看了看,發現那破劍上還真掛著一縷紫色的獸皮,難道說洛辰這個小子竟然傷到了荊南大人?北凌一把抓住那柄破劍,想要將它從地上抓起來,卻發現怎么也拿不動,仿佛這劍重逾千斤。北凌的手指都累得發白,他驚怒道:

  “怎么可能,這把破劍怎么這樣重?!”

 。南看著身前跪倒的洛辰,他靜靜的站在那里,沒有說話,也沒有叫洛辰起身。荊南身上緩緩的出現了紅色的氣血之力,他的氣勢在不斷的攀升,從凝血一層的修為陡然上升到深不可測的程度,一股大風自他身體再次吹起,震得雷震和北凌栽倒在地,就連石海也忍不住身體微微輕顫。這是荊南解除了自己身上的禁止,放開了修為。

  然而荊南的變化遠沒有停止,他的身上浮現了更多的紅色氣血之力,一股磅礴的威壓憑空浮現,壓抑到了每個人的胸膛之上,就連空氣都開始變得粘稠了起來,距離荊南最近的洛辰,他的身軀被這股威壓震的微微顫抖;秀遍g,他看見了漫天的血色,白色的骷髏在血色中飛梭,發出陰森森的哭嚎。

  “走!”石海對著演武場上所有修煉的蠻族少年吼道:“立刻遠離演武場,不要打擾荊南大人的收徒禮!”

  那幫孩子被荊南的氣勢震的渾身顫抖,一臉恐懼的看著他。直到石海一聲怒吼,才讓他們從恐懼中驚醒。趕忙喊道:

  “是!”

  所有人迅速離開了演武場,就連部落里勞作,蒸制煮肉的婦幼都避到了屋子里。演武場上蕩漾著濃郁的氣血之力,這股力量非常巨大,仿若妖王臨世,憤怒猙獰。洛辰和荊南就身處在這滔天的氣血之力中央。洛辰硬撐著身軀,不讓自己癱倒在地。這時他的耳邊響起了蠻山部小孩子都會歌唱的“劍謠”。

  “十三拿劍起,今生未放開!

  “十五初沾血,自知命中來。

  “十八能自食,持劍游四荒!

  “二十不信天,劍氣動八方!

  “三十問劍意,滿身血腥沾!

  “四十欲封劍,遍攬萬河山!

  “五十知天命,再取劍鋒來!

  “六十身伴劍,人生自血開!

  這是荊南的聲音,他輕輕的吟誦劍謠。他的聲音仿佛帶著魔力,穿越了無盡的歲月,將洛辰帶到他幼兒時期,拿劍學劍闖蕩天涯,戰劍問劍且試天下。又像是那個幼年的荊南穿越了時間,出現在洛辰身邊。那份赤子之心,盡在歌謠之中。

  洛辰漸漸感受不到荊南身上傳來的威壓了,他身處荊南的氣血之力中,漸漸感受到了溫暖和舒適。洛辰抬起頭,看向荊南,輕聲問道:“師傅,為何要將您的劍法,教給我一階凡人?”

 。南將頭低下,面無表情的看著洛辰,緩緩的說道:“你覺得你是一個凡人嗎?”

  “我…”洛辰欲言又止,想了想道:“我覺得我不是!

 。南沒有繼續說什么,反而問道:“還記得你四歲時曾有一個神秘人出現在一個夜里,他告訴你的黑血不要外漏,更不要任何人見到,因為那是超越掌握的鮮血,可能會帶來不幸,你可還記得?”

  “記得!甭宄秸痼@的說道:“那個神秘人是您!我…竟以為是個夢境!

  “今日老夫既然要收你為徒,便將一些你該知道的秘密告訴你!鼻G南將洛辰從地上扶了起來,道:“你身具黑血,黑血中黑氣暴躁,難以壓制,老夫至今也沒有找到辦法消除你身體內的黑氣!

  “我身體流淌黑血…我不是蠻族嗎?”洛辰的眼神中流露出落寞。

  “不,蠻族不是一種靠血而定的族群,而是通過愛。利益可以毀滅血親,卻不能撼動愛!

  “我知道,族長也一定是知道這件事的。你們都拿我當蠻族看嗎?”洛辰小心翼翼的問道,一雙眼睛緊盯著荊南的表情。

 。南一愣,沒有想到就因為他曾經的一句黑血可能帶來不幸,竟然讓洛辰變得如此自卑,生出這等想法,于是鄭重的說道:“當然!甭宄降哪樕想S之流露出釋然的表情。

 。南微微一笑,他五指成爪,對著演武場的角落虛虛一抓,那柄銹跡斑斑的鐵劍便憑空飛了起來,被荊南抓在了手中,他將這劍遞給了洛辰道:“因此,老夫將這柄神兵送與你,這是蠻山從上古傳承而來的寶物,號稱可以鎮壓一切的邪惡和妖事,它能讓你的黑血保持冷靜!

  “這真的不是柄破劍嗎?”洛辰摸著那坑坑洼洼的劍身,不免苦笑道。

  “當然不是!鼻G南嚴肅的說道:“這柄劍只是在沉睡,等待它真正的主人,終有一天,它會褪去銹跡斑斑的外表,露出完美如玉的劍身,斬殺所有的擋路妖物!”

  “我是它的主人嗎?”

  “看樣子并不是!鼻G南笑道:“你就不好奇,為何你一階凡人可以打的贏凝血一層的雷震嗎?”

  “因為血禮強化了我的身軀么?”

  “不,那是因為你擁有凝血二層的修為!”

  “我真的擁有二階修為?!”

 。南這一句話,如同驚雷般劈頭蓋臉的砸在了洛辰的腦袋里,洛辰渾身一顫,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荊南,難道自己真的可以修煉?!難道自己真的不是一個凡族?!難道…難道銘羽沒有騙自己,自己真的是被人封印了修為嗎?!

 。南盯著洛辰的眼睛,緩緩的笑道:“不用猜了,是老夫封印了你的修為!”

  “是您?!”洛辰突然有些憤怒了,對著荊南吼道:“您為什么要封印我的修為?!您知道當日血禮后,我以為自己不能修煉蠻道,有多么絕望么?!您知道我為了尋找機緣,差點死掉嗎?您知道我….”

  “聒噪!”

 。南一腳將洛辰踹飛了出去,吼道:“廢物才會糾結這些東西,強者會選擇重新拿起寶劍!

 。南將那滿天的氣血之力,盡數收回了體內,剎那間,大荒的風和陽光中心出現在了這片演武場,那漫天的血色,飛梭的白森森骷髏,盡數消失了。

  洛辰從地上爬了起來,目光中帶著血絲。

  “或許您說的是對的,但我需要強大到可以生殺奪與的力量!

  “你現在還不能控制你自己身體內的黑血和黑氣!鼻G南一臉平靜的看著洛辰,道:“血禮當日,你差點殺掉和你同時進行血禮的那九個孩子!

  “我?”洛辰疑惑的說道:“我差點殺掉自己的兄弟?”

 。南將手一揮,一片紅色的神力幻化而出,幻化做一副畫面,浮現在了洛辰的面前。

  那是血禮當天,那個黑色的晚上。洛辰和九個同族的的八歲孩童一起浸泡在青銅大鼎中。突然間他便睜開了雙目,渾身騰起絲絲縷縷的黑氣,如同地獄的惡魔般,眼瞳漆黑,臉露殺氣。洛辰看到那時的自己一臉警惕的盯著荊南和族長,身上慢慢的就伸出了黑色的氣息,伸到了那具停在演武場上的龜鱷上,只見那龜鱷的尸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灰色,而他身上的修為則開始暴漲。

  “這…真的是我嗎?”洛辰疑惑的問道:“為什么我一點記憶也沒有?”

  “因為那不是你,那是你的黑血在作祟!鼻G南再次將手一揮,那血色的畫面,便如書籍般一頁一頁的翻動。洛辰清晰的看見了自己身上的黑氣伸到了那九口大鼎中,吸干了他們血禮的鼎液,但那時的他似乎不滿足,想要將黑色伸到那九個孩子的身上,欲吸他們的生命。隨后荊南便出手將他的修為封印了。

  “現在,你還想要你的修為了嗎?”

  “我….”洛辰的臉上浮現了掙扎。

  這時,一個蠻族的戰士大步跑了過來,臉上的表情非常急切,如同出了大事一般。他迅速的跑到了荊南的身前,深深一拜,急切的說道:“不好了!劍蠻大人,煉藥師北林回來了,但是….”

  洛辰一聽事情不對,趕忙上前一步,,抓住那戰士的衣領,吼道:“我師傅怎么了?!”
十宗仙王最新章節http://www.ukmxtz.live/shizongxianwa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代號修羅 、執念成寵 、璀璨巨星她美炸了 、戰神比肩:絕色戰王 、諸天最強女主 、紙上談婚,豪門佳妻不好追 、透視神級狂兵 、長情不過一夜 、妖孽神醫在都市 、妙手圣醫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